首页 365滚球网站靠谱吗 365滚球平台 365当前没有滚球赛事 红色经典 教育活动 网上祭扫 网上留言 服务指南
南通地区革命先驱者——吴亚鲁
    吴亚鲁(公元1898-1939年),名肃,如皋潮桥镇(今属如皋县)人。    吴亚鲁(公元1898-1939年),名肃,如皋潮桥镇(今属如皋县)人。    在震惊全国的“平江惨案”中罹难的
南通解放(1949.2.2)
      1948年3月15日,掘港镇获得解放。   1948年3月15日,掘港镇获得解放。 1949年1月20日,驻海安镇的国民党军队弃城逃走,海安镇回到了人民的手中。 1月27日凌晨,驻如城的
  更多…
顾臣贤
发布时间:2016-10-9 9:53:36 阅读人次:1958人
    顾臣贤(1909一1933)乳名顾志侯,化名季子通。1909年11月14日出生在江苏南通唐家间褚家埭(现南通市芦泾乡闸南村)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顾臣贤12岁入白龙庙小学读书。初小毕业后,进唐闸私立实业进孺高等小学(现南通市二中前身)。
    1925年,在上海“五卅运动“的影响下,南通城区的青年学生到处宣传抵制英货、日货,顾臣贤受到感染和教育,他激动地说;“要国家富强就必须去做工,好为国家造些东西出来。”第二年,年仅17岁的顾臣贤进入唐闸资生铁厂学钳工,这使他有机会了解工人的痛苦生活。1927年冬天,他目睹大生一厂工人要求增加工资的罢工斗争以后,便想:为什么工人能这样齐心?当后来在报纸上看到“共产党煽动工潮”之类的消息,便知道工人运动是共产党领导的。从此他渴望有一天能找到共产党。1928年,经人介绍,终于认识了中共党员林子和、刘瑞龙。在他们的启发、教育和培养下,顾臣贤的阶级觉悟有了进一步的提高。于当年8月由林子和、刘瑞龙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入党宣誓的仪式上,他激动而又坚定地向党表示:“入党就是为了革命!为了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打倒帝国主义!只要世界上能公平合理.大家过好日子,就是死了,我也情愿!”
    入党以后,顾臣贤首先把厂里的进步工人团结在自己的周围。他组织了一个足球队,利用踢球的机会,接触工人兄弟,向他们宣传革命道理。他先后介绍资生铁厂工人王何生、吴桂生、陈小金等加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11日,全厂已发展到7名党员,单独成立了党支部,顾臣贤任支部书记。不久,他参加了城区区委工作,为区委委员。他的家成了党在唐闸的秘密活动地点。中共南通县委书记刘瑞龙来到唐闸,也住在他的家里。顾臣贤的妈妈和妹妹担起烧水做饭,站岗放哨,送信联络的任务。在家人的支持下,又有刘瑞龙的直接指导,顾臣贤领导着唐闸工人的斗争。他经常趁工人上下班之机出入于大生一厂,组织工人在唐闸地区集会游行、散发传单、张贴标语。顾臣贤还组织部分工人成立红色军事小组,在他家中进行秘密训练,学习使用武器的方法,准备配合农民的武装斗争。
   1930年3月,党组织决定顾臣贤担任中共通海特委委员。不久,红十四军斗争进入高潮,顾臣贤跟南通县委的同志研究了工人“五一”暴动的计划。后因敌人戒备森严,暴动未成。“五一”前夕。顾臣贤将自己的一支手枪秘密地交给机工、党员朱兰生去修理。不料在修枪时,被黄色工会理事李某发现,报告了反动当局。朱兰生被捕后招供,致使顾臣贤于5月23日下午4时在唐闸西洋桥被捕。在唐闸公安分局,敌人施用压木棍、坐老虎凳、吊打、跪铁链子等酷刑,顾臣贤被折磨得两肩关节脱臼,几次死而更苏,终不屈服。
   1930年7月22日,顾臣贤被押到苏州国民党江苏省高等法庭受审讯,他一直否认自己有什么“罪行”。敌人无奈,于1930年9月29日,只得以“共产党嫌疑”为名,判他有期徒刑11个月。在苏州狱中,他很快与狱中党组织取得了联系,并与反动当局继续进行英勇的斗争。为此,敌人两次把他送到“反省院“,变相延长刑期,竟被关了两年半的时间。直到1932年12月6日才出狱。 出狱后,顾臣贤又立即投入了新的斗争。1933年3月,省委巡视员卢世芳召开了南通、如皋、海门等县党组织的联席会议,成立了新的中共南通中心县委,顾臣贤任中心县委书记,兼任南通县委书记,主持恢复南通城乡的革命工作。
    这年春天,大生一厂的资本家伙同反动当局,准备以“不良分子”为借口解雇1200多名职工。这消息被我地下党员、保全技师周德宣获得,立即向党组织作了汇报。根据这一情况,顾臣贤立即召开紧急会议,省委巡视员卢世芳、团省委巡视员周振国也参加了会议。会上,大家认为这是厂方大批解雇工人的信号。为了保障工人生活的权利、决定成立罢工委员会。于4月30日,组织大生一厂、复新面粉厂、广生油厂、资生铁厂、阜生茧厂等五厂工人的总同盟罢工,发表了罢工宣言,提出”反对解雇工人,要求增加工资,减少工时”,“反对搜身,保障人权“等口号。这场斗争规模空前,影响很大,得到城区店员、菜贩的响应和上海总工会的声援。反动当局竟在5月13日晚上抓走了17名工人。更激起了广大工人的愤怒。5月14曰上午,中心县委组织了唐闸数千名工人进城请愿,要求国民党县政府释放工人,顾臣贤冒着危险,亲自来到现场指挥。国民党县长慑于群众运动的浩大声势,不得不答应释放被捕工人。反动当局表面上被迫释放工人,暗地里阴谋寻机报复。当天下午,当请愿群众回到唐闸大洋桥一带游行示威时,遭到省保安团的血腥镇压,女工顾王氏(孕妇)中弹牺牲,另有7名工人受重伤。这一流血事件更加激起了工人群众的无比愤怒,当即和保安团进行了英勇的搏斗,砖头、瓦片、木棍一齐上。打得他们狼狈退却。这时,顾臣贤又召开中心县委紧急会议。决定领导工人继续斗争,向反动当局提出惩办凶手,医治受伤者。从优抚恤等条件。罢工斗争持续了一个多月,革命怒潮席卷了整个江城南通。
    1933年6月8日晚上,顾臣贤在十里坊附近召开中心县委会议,研究下一步的斗争部署和策略。就在迎接一场更大的革命风暴之际,县委委员陈俊(又名王梦祥)在会后被捕叛变。不久,中共南通中心县委遭到彻底破坏。6月9日,顾臣贤正在北濠河沿党的秘密机关内整理文件,听见远处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他知道出事了,迅速将手边的文件和手枪一并打入一个小布包,一面将布包系在腰间,一面夺门而出,随即从城东北水关桥跳入河中,将文件和枪支藏入河底。顾臣贤被敌人包围后,又在水中同敌人搏斗,终因寡不敌众而被捕。 在狱中,他和卢世芳、周振国等领导人一起,分析了党组织遭受破坏的原因,提出要“无条件保卫党”的口号,并要求县委成员做好就义准备,在牺牲前还要尽力为党工作。
    1933年7月2日,顾臣贤等人被解到镇江。审讯开始了,顾臣贤被钉上20多斤重的脚镣,遭到敌人灌辣椒水、坐老虎凳、竹签刺十指、跪烧红的链条等十几种酷刑,但他拒不招供。敌人无奈,叫叛徒陈俊当场对质,顾臣贤怒斥无耻叛徒。当他遍体鳞伤、血迹斑斑回到牢房后,仍是面不改色,慰勉战友。他对同志们说:“我们骨头硬,敌人就软;我们软,敌人就硬”。他的十指感染化脓了,疼痛难忍、但他从不哼一声,只是到了夜深人静时,在睡梦中发出轻微的呻吟声。他虽身陷囹圄,却始终不忘记一个共产党员的崇高职责,常以讲故事的形式,宣传革命思想。时间长了,连牢房的看守也说:“我们是被生活所迫啊,只要有一点办法,谁愿意做看守!”他的为人,他的坚强意志,深得难友们的钦佩。
    顾臣贤等早已预料到敌人决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在一次受审后,他对难友吴锦章说:生存已无望,都准备一死,所幸并无一人动摇叛变。顾臣贤和中心县委的同志们拖着严刑摧残后的身躯,利用放风的机会,秘密地碰了头,大家作了牺牲的准备。为了扩大政治影响,在就义前又作了分工,有宣传政策的,有揭发敌人阴谋的,有领呼口号的。并通过个人串连,要求县委以下的同志,坚定立场,爱护身体,学习文化,出狱后继续为党工作。顾臣贤语重心长地对中心县委委员施满侯说;“你还不满18岁,不要简单地认为牺牲了就最光荣,要想党的事业怎么办,今后的事情,就是靠没有死的同志去完成啊!倘若你能活下去,就要好好的坚持战斗!”
    1933年9月14日早晨,敌人在牢门外高喊“卢世芳出来!”“周振国出来!”“顾臣贤出来!”卢世芳在走廊里发表了告别辞,他向难友们大声说:“不管反动派怎么杀,共产党是杀不完的,同志们,保持你们的气节,红旗会来迎接你们出去的!”顾臣贤不顾看守、士兵的阻挠,严词揭露了蒋介石反动派叛变革命、勾结帝国主义的罪行。并领呼口号,“打倒国民党!”“共产党万岁!”全监狱的人也都高呼起来。惊慌失措的敌人费了不少周折,增派了武装人员,才把难友们与他们分开。顾臣贤他们高唱着《国际歌》渐渐远去。大铁门关上了,然而顾臣贤响亮的口号声,“英特纳雄奈儿一定要实现”的《国际歌》声,久久地在难友们的耳边回荡。牺牲时,顾臣贤年仅24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