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365滚球网站靠谱吗 365滚球平台 365当前没有滚球赛事 红色经典 教育活动 网上祭扫 网上留言 服务指南
南通地区革命先驱者——吴亚鲁
    吴亚鲁(公元1898-1939年),名肃,如皋潮桥镇(今属如皋县)人。    吴亚鲁(公元1898-1939年),名肃,如皋潮桥镇(今属如皋县)人。    在震惊全国的“平江惨案”中罹难的
南通解放(1949.2.2)
      1948年3月15日,掘港镇获得解放。   1948年3月15日,掘港镇获得解放。 1949年1月20日,驻海安镇的国民党军队弃城逃走,海安镇回到了人民的手中。 1月27日凌晨,驻如城的
  更多…
瞿犊
发布时间:2016-9-23 15:21:48 阅读人次:2320人
      瞿犊,字墨犀,一九一三年四月生于崇明园乐港一个地主家庭。他长得虎头虎脑,憨厚敦实,活象一头小牛犊。幼年的瞿犊聪明好学,对灿烂的中国古典文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时有练笔。
  瞿犊小学时的语文老师,是一位进步人士。在这位老师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他开始憎恨自己的地主阶级家庭,对人世间的不平产生了强烈的愤慨。在一篇《随感》的作文中,他怀着满腔愤怒记述了一位十六岁的少女被他叔叔强娶为妾的悲剧:那位少女被他叔叔强娶为妾后,他的婶婶出于妒意用剪子划破了少女的脸,少女悲愤交加,上吊身亡。少女的母亲痛不欲生,也服毒自杀。在文章的结尾,他写道:“我不禁为这不幸的一家掉下了同情之泪,恨恨地诅咒着那残无人情的叔叔和婶婶,诅咒着暗无天日的人间地狱!”
  在无锡国学研究所和上海中国公学求学期间,瞿犊曾组织同学对反动的学校当局作斗争。他还经常慷慨解囊,为贫苦同学排忧解难,同学们都亲昵地称他“牛大哥”。
  一九三四年,瞿犊大学毕业。为拯救满目疮痍的祖国,他选择了教育事业,在上海接办民华中学,后又创办了振德中学。这期间,他结识了共产党员沈鼎法。在沈的影响、帮助下,坚持进步教育。西安事变以后,他积极响应中国共产党团结抗日的号召,以学校为阵地,四处奔走呼号,开展反对内战,团结御侮的活动。
  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三日,淞沪战争爆发后,瞿犊决定投笔从戎,到苏北农村去,组织游击队,和日本侵略者展开面对面的斗争。
  这一年的秋冬,他来到了他那在海门县五区务本乡当乡长的姑父沙槐荪家里。展示在瞿犊面前的农村,是一片破败景象。转眼间一九三八年的春天到了,按“包三石”交了租的农民,不少人家揭不开锅,地主粮户囤积居奇,却不肯借粮。瞿犊挺身而出,挨家挨户发动农民向地主借粮。起初,农民怀疑这位沙家地主侄子的诚意,不敢跟他讲真话。但很快,他们发现瞿犊是在真心诚意地帮助他们摆脱困境,于是大家跟着他向地主去借粮,取得了斗争的胜利。
  一九三八年三月下旬,日本侵略军相继侵犯海门、启东,瞿犊便着手组建了抗日游击队。他找了几个平时信得过的青年,给他们讲抗日保家乡的道理,动员他们参加游击队。不几天,一支十多个人的小队伍成立起来了,取名“两乡巡逻队”,瞿犊任队长。接着,瞿犊动员在地方上有威望的姑父帮他一起筹集枪支。经过一番努力,凑起了十支长短枪和一些子弹。
  这一年的四月九日,两只日军运输船将经过石陀港,瞿犊得到侦察员的报告后,决定选择河边的一个大坟树园作为伏击点,打一个伏击。他指挥队员隐蔽在一个个坟墩后面,要大家沉住气,耐心等待敌船的到来。下午四点钟,七、八个日本兵乘船由北向南而来,船临大坟树园时,瞿犊振臂一呼“打!”十支枪一齐开火,队员们随即冲向河边,日军被这突然的袭击打懵了,扑河逃走。瞿犊指挥战士迅速地将弹药、自行车、糖果、饼干等敌利品运回。
  这一仗过后,瞿犊带着队员把缴获的子弹送到另一支杭日部队——启东抗日义勇军指挥部,受到义勇军的热烈欢迎。瞿犊与义勇军的负责人顾南洲商议,将两支部队联合起来,共同抗日。
  四月十四日,瞿犊接到义勇军指挥部通知:汇龙镇的日军明天将经久隆镇撤回海门,指挥部要他们打一个伏击。第二天一早,他把全队人员分成一个短枪组,一个长枪组,埋伏在久隆镇东市梢小横河两侧,准备夹击敌人。上午十点左右,敌人刚进入伏击圈,两组战士一齐开火。由于日军拼命挣扎,瞿犊考虑到敌我火力悬殊太大,当即决定打了就走,迅速组织部队安全撤退。
  瞿犊率部两次抗击日军,引起了极大的反响,瞿犊的名字从此传遍启海地区,不少青年慕名而来。部队迅速扩大,瞿犊毅然将他家在启东的一百四十亩土地卖掉,作为部队经费。他又主动同抗日义勇军联系,将他的部队编为启东抗日义勇军第四中队。瞿犊被委任为义勇军副总指挥。
  当时,南通地区杂牌部队蜂起,司令如毛。启东抗日义勇军因没有所谓的合法番号,无法独立生存,不得已加入国民党江苏第四行政督察专员公署特务总队,编为第一、第四两个大队。瞿犊任四大队长,驻南通县刘桥一带。瞿犊紧紧依靠当地人民群众,运用巧妙的游击战术,粉碎了敌人的多次进攻。那时,特务总队里虽有不少进步人士,可是实际权力仍操纵在一些特务分子手里。他们横行乡里,鱼肉人民。瞿犊忍无可忍,遂于一九三八年六月,与特务部队决绝,率部回到曹家镇一带。这时江苏省委派共产党员王进到瞿犊部队开展政治工作。从此,两个结下了生死与共的战斗情谊。
  七月的一天早上,瞿部突然遭到土匪武装的袭击,瞿犊、王进率部奋力突围,转移到南通县的余西,通过国民党通崇海启抗敌指挥部政训主任茅珵的关系,部队编为国民党通崇海启抗敌指挥部独立大队,仍驻刘桥。瞿犊从血的教训中认识到,要立足生存,实现抗日宗旨,必须保持部队的独立性与纯洁性。因此,他一面据理力争,保持部队建制、人事上的独立性。另一方面,他着手整顿部队,使大队、中队的领导权掌握在进步青年的手中。同时他们又在全大队进行系统的政治教育和军事训练,以提高部队的战斗力。
  八月十一日,瞿犊组织部队向盘踞在土地堂的日军发起攻击,消灭敌人五名。次日,日伪军数百人,挟大炮等重武器分兵合击刘桥,企图报复。瞿犊率部巧妙地避开敌人的正面袭击,转移到了安全地带。
  八、九月间,国民党江苏省主席韩德勤下令逮捕通崇海启抗敌指挥部的茅珵,并把矛头指向瞿、王的抗日队伍。是时,国民党部队排斥、打击异己日甚一日,形势越来越紧张,为了转移顽固派的视线,瞿犊离开独立大队,去崇明从事抗日活动。
  瞿犊一回崇明就把原来分散的抗日武装组织起来。为加强部队的政治思想工作,他又请王进到了崇明。在三个月的时间里,瞿犊组建了崇明抗日自卫总队部,指挥了堡镇、蚌壳镇、小竖河战斗,崇明的抗日武装斗争蓬勃勃地开展起来了。在此期间,瞿犊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一九三九年元旦,在南通的“通挥”一支队三大队(即原来的独立大队)缴瞿犊渡江北上,开展启海的抗日武装斗争。瞿犊即率部于一月六日到达启东二厂镇。就在这时,国民党苏北游击指挥部第三支队张能忍部在合兴镇扣留了原启东抗日义勇军负责人。为营救战友,瞿犊于一月十日上午前往汇龙镇。黄昏时分,瞿犊同赶来的王进等人从汇龙镇回二厂,途经合兴镇东市梢,黑暗中十几个彪形大汉一拥而上,瞿犊等因寡不敌众被捕。张能忍得意忘形,亲自讯问瞿犊:“你有多少部队?”瞿犊严正地回答:“我个人没有部队,抗日义勇军是人民的部队。”张能忍又假惺惺地说:“只要你愿意跟我合作,我可以放你回去。”瞿犊斩钉截铁地回答:“你不打日本人,专打中国人,我不跟你合作!”张能忍图穷匕首见,狂叫:“把瞿犊拉出去杀了!”瞿犊镇定地嘱咐同时被捕的战士们:“不要哭,坚强些!”从容地走向刑场。这位年仅二十六岁的启东抗日游击队的创始人,为了抗日救国大业,洒尽了自己的鲜血。